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背包族何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重庆红卫兵墓断想  

2014-02-28 09:57:04|  分类: 历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重 庆 红 卫 兵 墓 断 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何小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

 

拆掉它吧,于心不忍——它毕竟是那一段疯狂历史的活的见证,是心灵伤痛抹不去的记忆;维修它吧,又心悸不敢——那一段历史毕竟太敏感,那伤痛毕竟太灰暗,而现实又毕竟太势利。

于是,红卫兵墓在历史与现实的尴尬中残喘,凋败,在秋风落叶中抽泣,在残阳衰草中苟延。

如果有一天,它终被铲平,从地球上、从当代人的视线中消失,但那一段历史却不会因此而改变,那伤痛也不会因此而抚平,仍然会有人常来这里徘徊,沉思——历史怎么会是这样?历史难道真该这样?历史还会不会再是这样?历史如何才能不是这样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

没有凭吊队伍,没有鲜花挽联,没有赞歌颂词,只有荒残冢碑,衰草枯枝,还有满目凄凉,以及说不出的哀伤。当然,躺在这里的亡灵并不知道现在的一切,他们只知道是为神圣的主义而战斗,为灿烂的伟人而流血,为革命的路线而献身。他们至死不明白,其实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他们所崇拜的主义、伟人和路线,更不明白所谓主义只不过是强暴,所谓伟人也只是凡人,所谓路线仅是夺权的工具。如此看来,他们的战斗也仅是愚昧,流血也是白流,献身更是悲剧。

他们不是胜利者,所以没有丰碑,也没有鲜花;他们是受难者,所以只有荒冢,只有衰草。这难道就是历史的公正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

他们是殉道者,却一点也不神圣,这是因为他们所殉之“道”本身毫无神圣价值可言。在神圣的名义下所进行的一切,是荒唐,是残暴,是疯狂,是践踏。被神圣驱使,被神圣糊弄,被神圣背叛,便是那一段已被人淡忘又不能完全淡忘的历史。

此种神圣只是虚幻的光环,但红卫兵却为之付出了人生仅有一次的生命;人的生命不可重复,但打着神圣旗号的幻影,可能变幻花样重复再来。

人啊,心向往神圣,可别忘了睁大眼睛仔细辨别真伪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

几乎没有人记得他们了,他们实在太轻,如鸿毛,如败叶,如沙粒。可还是有人来徘徊,来反思,因为他们又太重——由他们之死,反思生命为何如此之轻,反思悲剧如何成为可能,反思悲剧会不会再重演……

当然,无论怎么评说,都与长眠于此的人无关。反思,是活着的人,以及将来活着的人的事。

活着的人也会死,但绝不愿意再象红卫兵这么死去,于是悄悄寻到这里,试图从历史的伤痛中,从红卫兵的鲜血中寻找克服悲剧的智慧——这也许是红卫兵没价值之死的价值吧。

 

重庆红卫兵墓断想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重庆红卫兵墓断想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 

如果,当时他们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神圣,如果他们懂得只能为自身的幸福而活着,如果整个社会有真正的民主法治,情形将会怎么?可惜,历史不会如果,如果能如果,历史将不成为历史。当神圣只是谎言,人只能为强者的政治而活着,社会既无民主又无法治,历史不是这样又能是哪样?历史只能这样,于是红卫兵死了,生命如落叶如尘埃如水珠,烟消云散。红卫兵支配不了命运,命运却主宰着红卫兵的生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

如果他们是冤魂,应由谁来负责?如果他们自己也曾滥杀过无无辜,算不算遭到报应?死与死之间能否相互抵销责任?即使能找到人来负责,譬如已被审判的那“四个人”但那四个人又负得了什么责?已死之人,不能复生,已亡之灵,不可再现。这么大的历史浩劫,难道仅是四个人的责任?这么深重的民族灾难,如何能一推了之?谁是祸首,谁是帮凶,谁是受难者,似乎已纠缠不清。于是,有人说不要再纠缠。一切向前看。但是,前面是否仍有深渊,谁能保证没有深渊,凭什么来保证没有深渊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
 

我们都做过梦,做过许多关于领袖、关于主义、关于阶级的美丽的梦。红卫兵之死,把活着的人从梦中唤醒,而他们却长眠不醒了,当然也不会再做美丽的梦了。

这样的梦,不做也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八

 

现在的人,被金钱驱使,被名利拖累,被欲望支配,难道不是悲剧?只不过是一种与红卫兵的命运不同的另一种悲剧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九

 

这里实在太清冷,昨天的武斗枪声已平息,批斗的嚎叫已停止,丧心病狂的咒骂已消失,只有昏鸦的哀鸣,还有蟋蟀的低吟。

这里杂草丛生,枯枝横陈,满目凄怆,昨天的红色海洋烟消云散,你争我夺的打砸场面无迹可寻。

历史早己翻过一页又一页,一切归于平静,仿佛曾经什么也没有发生,只有留在记忆深处的事件好象近在眼前。

这里的冤魂以为历史会永远记住他们,他们的战友也深信不移,于是森林般矗立起一座座直指云宵的墓碑。可惜,历史太健忘了,只记得文革,还有造神运动,以及旷世浩劫,并没有记住造反有理的红卫兵,更不用说为之丧生的造反派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

 

当今的人,不一定会比红卫兵更理性——对金钱的追逐,对明星的狂热,对欲望的贪婪,其热度,其疯狂,其非理性,哪一点不在红卫兵之上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一

 

也许,他们真能在武斗中幸免一死,但能否逃过文革后的清算,能否避开上山下乡的厄运呢?只要有强暴,只要有斗争,只要有争夺,人之死,便不可避免,无论是红卫兵,还是逍遥派。只不过,他们有的被胜利者捧为英雄,有的被胜利者冷漠罢了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二

 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小孩直摇头。

“这里面有什么?”青年人说不知道。

“红卫兵为什么会死呢?”大约只有五十岁以上的人还依稀记得了。

二十年、三十年以后呢?肯定要向史书、学者请教,才能抽象地了解:文革是什么?红卫兵如何走上造反之路?红卫兵公墓又是怎么幸存下来的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三

 

当今活着的人,也许会以局外人的目光打量红卫兵:多么愚昧!多么可悲!的确,红卫兵为伟人为主义为神圣而战斗,与现在的人为金钱为名利为欲望而奋斗相比,是不一样的。但不要忘记,在不是为自己而活着这一点上,红卫兵与当代人,并没有两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四

 

试想,夜幕下的幽灵当年倘如不是愚昧而是清醒,不是疯狂而是理性,不是迷信而是争抗,如遇罗克、张志新一样,结局又会怎样?遇罗克、张志新没能冲出命运之网,红卫兵大约也不能。倒是我们这些既不清醒也不愚昧,既不疯狂也不理性,既不迷信也不争抗的“逍遥派”、“观望派”反幸存下来了。不然,我们怎么能来凭吊他们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五

 

长眠于此的他们是谁?他们是被谁杀死的?

据说,他们是红卫兵,是被红卫兵杀死的。

他们是被他杀的吗?是的,没有人怀疑这种说法。但我却不相信仅仅是他杀,我更相信是自杀。自杀?不错,真象就是如此。

无数的中国人,形形色色的中国人,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以疯狂、迷信、崇拜、残忍、愚昧、还有幻想等等行动,投身于杀人机器的制造,并推动其疯狂运转。丧失理性、良知的杀人机器可以绞杀任何人——包括参与制造机器的人。

红卫兵被自己参与制造的机器吞嗜,不是自杀,又是什么?

国家机器一旦疯狂,其毁灭的命运,不仅未参与制造的人不能幸免,而且参与制造的人也在劫难逃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