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背包族何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进泸沽湖(上)  

2014-07-11 09:32:02|  分类: 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走近泸沽湖(上)

——滇藏行之二

何小龙

泸沽湖在哪里?泸沽湖在远方——西昌之西,香格里拉之东,稻城亚丁之南,丽江之北;泸沽湖在哪个省?泸沽湖不属哪一个省,它横跨两省,四川与云南的省界穿湖而过。

为着看一眼远方的泸沽湖,我特绕道西昌。西昌是我三年前来过的地方,印象最深的是邛海边上的湿地。如今,湿地依旧湿润饱满,依旧水草丰茂,依旧野性十足,可重游之人,并不依旧精神焕发了,仅三年便感体力大不如从前。一别就是三年,我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邛海湿地呢?带着感伤,惜别湿地,继续走向远方之旅。

西昌下了一宿大雨,去泸沽湖的路好走吗?雨天看景会是什么结果?出行的第三日,带着疑虑上路了——由西昌,经盐源,一路北上去泸沽湖。西昌客运站每天上午八至九时,有三班去四川泸沽湖镇的客车,票价九十五元,二百九十公里行程要八小时。一路都是柏油路,不宽却平,往来车辆不多,越往北路越好。过了盐源,天完全晴了,心情亦随之开朗起来。

去泸沽湖,心情是复杂的——既迷恋那里的湖光山色,又好奇那里的风土人情,更担心只能走近泸沽湖,而不能走进泸沽湖。摩梭人的走婚究竟是怎么回事?为何能够延续至今?现在还有走婚吗?生活在现代世界的摩梭人有什么想法呢?现代人又如何尊重摩梭人的选择呢?这些都是我关心并感兴趣的。

带着疑问,带着好奇,渐渐走近泸沽湖,这个在我看来是非常神奇、非常神秘的世界。猎奇,恐怕是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游客的心态。有一点猎奇并没有什么不好,倘过分,则可能对眼见的世界,或失望,或歪曲,或不解。

下午三时半,车抵景区四川大门,朝里往北走是四川的泸沽湖镇,我们包车左行绕湖去云南的落水村,住宿在翁慈家园。本来打算住三宿,司机杨勇建议只住两宿就可以了,明日花三百元绕湖一周,后天即可离开。本来就是来去匆匆,不停赶路,对这么合理的建议,没过多考虑就采纳了。

落水村很大,也不过横竖交叉两条主街,从住所到湖边,也只需步行五分钟。举目望去,满街都是商铺饭店客栈,人来人往,行色匆匆。听人说,在落水村经商的,大多数是外地人,摩梭人很少。面对已高度商业化的落水村,我已分不出哪些是摩梭人哪些是汉人、哪些是摩梭文化哪些是现代文化了。我只能猜,划船的水手,摆地摊的小贩,以及围着白塔顺时针转经的大妈,十有八九是摩梭人。

来到湖边,天阴沉着,水也灰淡无光。忽然,云雾散开,露出灿烂的阳光,满湖洒满碎金般的光斑,而对面的格姆女神山却依然云遮雾绕,看上去都很迷人。不过,这跟听别人介绍和书上图片显示的湛蓝的天、湛蓝的水相比,差距仍太大,不免心中嘀咕:这难道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泸沽湖?

面对一处山水,笼统地给出好与不好的评价,似乎简单了一点。如果稍复杂一点,应该问:我来得是不是时候?或者问,泸沽湖,你能够展现出什么?又有来过的人告诉我,看见湛蓝的天与湛蓝的水,是八月。我来早了,不怪泸沽湖,怪我自己。泸沽湖就是泸沽湖,你什么时候来,它展现出什么,你就只能看见什么,也就是所谓的有缘。面对眼前所见之山水,均抱欣赏的态度,大概就是所谓的随缘了。如果有缘而不随缘,便会苛求、挑剔;无缘而随缘,是随遇而安;既无缘由不随缘,大概只有自讨没趣了。

行前,有朋友告诫我,不要对风景抱有期待,要随遇而安,否则会失望的。当然,过分的期待,肯定是一厢情愿,难免失望,而合理的期待,则是必要的。我想,倘无期待,便无思念;无思念,则无远行;无远行,哪来失望?期待,是催我上路的号角,是召唤我远行的旗帜,是日夜萦绕心头的驴行梦!

夕阳西斜,众鸟归林,三三两两的游客仍在湖边游荡,或静静地沐浴在晚霞的最后一抹余晖中,或沿着湖边追逐随波飘荡的水性杨花,或边吃烤鱼便望着湖水发呆。

 

第二天一大早,司机杨勇就来接我们去游湖。先逆时针行到距川滇交界处不远的湖边,坐船游湖,每位五十元。

木制独木舟,扁长瘦小,形如猪槽,故又叫猪槽船,是泸沽湖畔摩梭人日常生活来往的交通工具。驾一叶扁舟,随波荡漾,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——是在泸沽湖荡漾,而不是在别处,摩梭人走婚就是坐的这种船呢,似乎仅此就特别有意思。俯看近水,清澈明丽,泛着淡蓝,离我的期待又进了一步,属于那种讨我喜欢的湖水。远看里务比岛,仰望更远的格姆女神山,青绿如黛,又似乎罩着一层薄纱,朦朦胧胧的,透出一丝神秘的意味。里务比岛的山巅有庙宇,层层叠叠,远远望去,既壮观又神圣,真想登岛一瞻,可这已超出五十元的范围,只得作罢了。

泛舟游湖,看到了泸沽湖赠予我的惊喜-——水性杨花。水性杨花,不是喻女子的心神不定,而真是一种花,一种泸沽湖特有的水藻花。它的根泡在水中,随波漂浮,开白色小花,如蓝色夜空中的点点繁星,宁静而淡雅。水性杨花的生存,对水质要求极高,稍有污染便不能存活,故以它来判断水质,大致靠谱。有人猜想,水性杨花或许与摩梭女子有某种暗喻,我以为,这可能不大靠谱­­——摩梭女子其实是很钟情的、专注的,倘真的是水性杨花,那走婚是没法走的。

玩得高兴,见船工也划得高兴,便无所顾忌,冒昧问了一些一直想问又不好问的事。

“你是什么族?”

“摩梭族。”

“也是纳西族吧?”

“不,摩梭族不是纳西族,各是各的。”

“你们现在靠什么为生?”

“旅游。淡季就打工,打工要手艺,做生意也要手艺。”

“现在,还时兴走婚吗?”

“不走啦,结婚,扯证。”

“为什么不走了?”

“时代进步了,改变了,要固定,要保障,孩子要读书。以前不通路,隔得近,好走。现在路通了,隔得远,有的几百公里,怎么走嘛?不好走了。”

“你是走婚,还是结婚?”

“我肯定结婚。”

“走婚有什么不好?”

“两个人好了,不能天天在一起,孩子也不在身边,照顾不了。”

“年轻人走婚吗?”

“年轻人不走了,四五十的人还走。现在的女孩喜欢往外走,这个村的喜欢另一个村的,外面的。”

“有没有同时与几个人走婚?”

“没听说,也可能有,但至少没有公开看见。”

“感情不好怎么办?”

“可以分开。”

“你划船怎么收人?”

“村子里统一价格,一人五十元,收入三十几条船平均分。”

摩梭人是不是一个独立的民族?资料上说,摩梭人属于纳西族的一个分支,而泸沽湖的摩梭人则自称是蒙古人的后裔。这么深奥的民族学问题,我肯定弄不懂,但我凭直觉,看出摩梭人确与丽江的纳西人有些不一样,至少在婚俗、家庭、两性关系方面不一样。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昌邛海湿地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西昌邛海湿地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西昌邛海湿地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西昌邛海湿地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泸沽湖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泸沽湖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泸沽湖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走进泸沽湖(上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 2014年7月11日于重庆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