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背包族何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  

2014-07-12 13:13:06|  分类: 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

——滇藏行之三

何小龙

 

 

坐船游湖上岸,继续前行,来到走婚桥。

走婚桥是木板桥,类似木栈道,长三百多米,建在泸沽湖边的沼泽地草海上。为何叫走婚桥?以前,泸沽湖川滇两岸的摩梭男女,在夜幕降临时,来此约会,通过此桥走婚。按摩梭习俗,男女若有情,男方便傍晚到女方家过夜,次日晨离开,男不娶女不嫁,各自生活在各自家里,小孩由女方抚养。

看得出来,这桥是新修的,而从前的老桥早已毁弃。老桥曾是走婚的唯一通道,除此别无他路可走,而新桥更多是让游客走的——从这头走到那头而已,至于走婚的体验,只有摩梭人才独有。时代发展了,交通畅通了,究竟每天还有多少摩梭男女,日复一日地通过此桥走婚?我想,肯定还有,但不太多。眼前,走婚桥上拥来挤去的,全是游客,不停的探望,不停的寻觅,似在找感觉,又似在体验。对这些闯入者的举动,在摩梭人看来,可能有点好笑。

出走婚桥,迎面见一喇嘛寺,不觉大惊:摩梭人不是信奉万物有灵的达巴教,把祭祀、念诵、卜算当做教规吗?怎么又有藏传佛教的黑教喇嘛寺呢?原来,泸沽湖边的阿六村的摩梭人就信奉黑教,崇奉手绘佛像。由此可见,摩梭人的宗教信仰不是单一的,而是多元的,其心态不是排他的,而是宽容的。看来,拉木?嘎吐萨在《梦幻泸沽湖》一书中担忧达巴教受到强势喇嘛教的冲击而停滞不前并穷途末路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离开喇嘛寺,到里拜情人滩遥望湖中秀巧的安娜俄岛,登泸源崖观泸沽湖的出水洞,然后路过杨二车娜姆之家。据百科介绍,杨是摩梭女儿,女歌手、女作家、女模特、女演员,女旅行家、女评委;摩梭人称杨是摩梭文化大使,是最有钱、最有名的摩梭人;杨有过多次国际婚姻,坦率承认自己是走国际婚。杨家是紧靠山脚的一排两层楼的木楞房,院内空无一人,门口的陈列室铁锁紧闭,里面贴满照片,据说参观还要收费。我从杨的传奇般的经历中,隐隐约约感到现在摩梭人的变化,感到摩梭人深受杨的影响,如果摩梭女孩都以杨为楷模,那将对摩梭人的文化及传统产生什么影响呢?

有人说,泸沽湖美在里格,到了里格才知此话不假。从山顶俯瞰里格半岛,半岛弧线伸出,湖岸曲折多姿,房舍星星点点,碧水环绕,蓝天高映,真是美!待下到山底,来到湖边,近距离细看湖光山色映衬下的村子,欣赏别具一格的摩梭民居,那又是一种风味了。

 

 

从里格返回落水村,全天的行程,甚至整个泸沽湖的行程就算结束了。行程就要结束,而我脑中的好多疑问还没解开,遂趁返程之机,跟司机杨勇聊上了。

杨勇三十多岁,摩梭人,个子高大,家住草海,微信昵称情歌王子。我邀他唱情歌,他先应诺,后推辞,说情歌不能随便唱,我信以为真。问他走婚问题,他毫无顾忌,随问随答。

杨勇以前走婚,结婚以后不走了,老婆是会理的汉人。他说,七八十年代走婚多,现在大大减少,大家庭也不多了。说到能否有几个阿夏,他说,只能有一个,关系结束了,再找新的,没有财产关系,也不会有纠纷。聊到走婚减少的原因,杨勇认为是现在人们忙于挣钱,没时间走婚了,还有就是相隔远了,不愿走了,愿意守在一起。

“以后走婚还能不能延续呢?”我想听听年轻人的看法。

“肯定不能”,杨勇回答,“现在年轻人追求婚姻固定,有保障,所以要结婚。结婚就要花钱,还要养孩子,男人要经济条件好才能结婚。经济条件不好的,还是走婚,孩子随母姓,由舅舅养,男人自己不负担。现在,孩子读书要户口,也是不走婚的原因。我只有一个孩子,就上了两处地方的户口。”

走婚,一个延续了几千年的古老习俗,怎么渐渐有人不走了?也许男方真的走累了,走厌了,也走倦了,想找个地方歇一歇,好好承担起对家庭对孩子的责任了。也许,女方真的等久了,隔远了,累够了,想把身上的担子搁一搁,好好享受长相厮守的温馨了。我以为,社会的发展,时代的变迁,是潮流,挟裹着、挤压着摩梭人朝前走,挡也挡不住。摩梭人呢,当遇到更好、更人性的选择时,恐怕也只有择善而从了。

 

 

清晨,在落水村街上闲逛,去丽江的车要十一点才开,还来得及再打量一下泸沽湖。

街道是经过打造的,整洁干净,标识清晰,虽少了一点原汁原味,但看上去还是挺舒服的。旅馆很多,价格也参差不齐,标间有五六十的,有七八十的,还有一二百的,选择余地很大。停车场有许多面包车,环湖游包车一天三百元,至丽江每人一百元,至各景点包车皆明码实价,感觉景区管理很规范。

有来到湖边,看湖中的水性杨花,开满了细小的白花,柔弱地随波漂来漂去,转眼就不见了。远处的格姆女神山,依然云遮雾绕,显得神秘庄严,那里深藏着有关母亲与情人的美丽动人的传说,更深藏着摩梭人的秘密。

我远远赶来,走近了泸沽湖,但并未走进泸沽湖,甚至连摩梭人的家也未曾进入。即使我能走进摩梭人的家,又能知道什么呢?即使我知道了些什么,也不等于我能走进摩梭人的内心世界。摩梭人一定有他们世世代代相传的秘密,不必为外人道的秘密,他们以沉默的方式保守秘密。如果,我企图猎获他们的秘密,那一定是徒劳——即使我偶然知道了点秘密,也不可能理解。

泸沽湖的湖光山色是大自然的赐予,我们可以尽情饱览。泸沽湖的秘密,是摩梭人的精神遗产,是摩梭人的信仰世界,还是留给摩梭人吧。

匆匆地来,又匆匆地走,最后望一眼泸沽湖,格姆女神山依然云遮雾绕。
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美丽的里格半岛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走婚桥何处是尽头?风里来,雨里去,几多喜几多忧?
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泸沽湖的湿地草海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走婚桥的尽头,便是令我惊异的喇嘛庙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飘扬的经幡,送走了摩梭人的祈祷与心愿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 
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观景台上看里格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 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湖中的水性杨花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打柴归来的摩梭人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里格村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转经的摩梭妇女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杨二车娜姆家

走进泸沽湖(下)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4年7月12日于重庆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