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背包族何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日照金山印象  

2015-02-01 12:55:38|  分类: 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日照金山印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山的印象系列之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小龙


        九龙风光美,美在原始;之所以仍原始,在于没有开发。九龙美景难游,难在交通;交通之所以难,仍在于没有开发。

       与川西木里接壤的上团,据说风景可与伍须海媲美,但没有公路去不成,不过仍据说,以后要修路与稻城的亚丁连接。洛克赞口不绝的最美之地猛董村,光是单面车程就要四小时,加上骑马还要一天,只得放弃。而洪坝和湾坝两个风景绝美的自然保护区,远离县城,与石棉交界,更去不了。

       十四年前,摄影家陈晶华凭借九龙政府的支持,历时三年、累计拍摄五十多天,画册《九龙——大自然的宠儿》乃成。而我是什么条件,已游了伍须海、日鲁库就很满足了,故不敢再有奢望,只想看看还可以去的瓦灰山就行了。

       我对瓦灰山的全部了解,仅仅知道它在汤古乡以东,面积四百平方公里,原始森林茂密,有几十个景点,海拔6010米的主峰是贡嘎山的姊妹峰,另外还有一条土路。实际的瓦灰山究竟如何呢?我完全没有把握,反倒有一种隐隐的担忧。担忧来自陈晶华在画册中的一段话:“九龙人说我是第一位用四方盒子相机拍摄九龙的人,这也许是一份殊荣,然而我更在意的是:但愿我不会成为第一个引发九龙自然环境被破坏的罪人。假若因我拍摄的相片而招致九龙的自然风光受到破坏,我会抱憾终生。”

       十月二十五日晨七时许,到了汤古村——一个藏族牧民聚居的村庄。顺着一条凹凸不平的土公路,往北一直朝里走。伴随公路右边前行的一条小溪,地图上叫热日戈,溪水清澈明丽。公路两旁全是原始森林,树上挂满了轻柔飘逸的松萝,放眼望去,满目古朴沧桑。路面结了冰,许多地段被流水冲毁,不时得下来推车。到了车再也不能前进的地方,就不走了。这里海拔3800米,瓦灰山还在里面很远的地方呢。

        我纳闷路为什么修到这里就不修了,司机小方的解释是:已耗资四千万元的路,本来是要往东北方向去与贡嘎山、海螺沟衔接,构成环线的,不知为什么康定那边一直没有动工,路就没修了,现成了一条断头的烂路。断头路,是福还是祸?修路耗了巨资,毁了不少森林,肯定是祸。路未修通,许多景点未开发,游客不能至,瓦灰山的原始风貌基本得以保存,无疑是因祸得福。看来,陈晶华的担忧绝非空穴来风,所幸的是九龙的自然环境依然迷人。

        虽未能深入到瓦灰山各个景点,但沿途风光也很不错,真的是风景在路上。起伏的草场,散落的木屋,悠闲的牛群,怪异的枯树,峥嵘的雪峰,以及清澈的小溪,看上去是那么舒心而安详。清晨,没有牧民,更没有游客,四周静悄悄。我们带着新鲜和好奇,贪婪地呼吸着,打量着,欣赏着,享受着眼前的一切。此刻,我打心眼里感激陈晶华的画册,是它把我吸引到了九龙这块充满魅力的土地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正当我们被眼前风光陶醉而得意忘形之时,猛抬头,却瞥见对面雪山顶上一片金光,象戴了一顶金冠。雪白的雪峰怎么成金色的了?莫不是日照金山?对,对,对!就是日照金山,跟照片上的日照金山一模一样!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竟在瓦灰山遇到了日照金山,这可是我连想也不敢想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 确实日照金山在我心目中太神秘、太神圣了,我只有心向往之,只有在画册中与它见面,不敢抱亲眼目睹的奢望。记得六月份路过云南德钦飞来寺,梅里雪山藏着雾中,未能看见日照金山;后来在西藏鲁朗望南迦巴瓦峰,更未见到日照金山的影子。又听别人说,能看见日照金山的人很少,而多次都看不见的太多。

       日照金山可遇而不可求,我相信,但不相信自己有这个运气。我不相信有运气,运气却偏偏

找上门来,躲都躲不开。这是为什么?运气呀!什么是运气?为什么那么多人没有运气?这就说不清了,倘若能说清,还叫运气吗?

        其实,所谓运气就是偶然——在偶然的时间,偶然来到某个地点,偶然碰上恰当的气候,几个偶然的事儿偶然地相遇了而已。

       日照金山为何如此罕见呢?从物理学的原理来看,只有早晨太阳刚升起,高度很低、阳光很弱时,天空中的蓝紫光大部分被散射掉,而红橙光不易被反射,便洒在雪峰顶上呈现金色,形成日照金山。当然,还有一个关键的条件,就是雪峰周围的大气中要有适当的水珠湿气,才能折射阳光。从第一抹金光洒在雪峰上,到一系列山头连成一片灿烂的金黄,再到金色变淡,以至完全消失,雪峰重归银白色,整个过程十分短暂,一般仅数分钟而已。如此苛刻的条件,难怪人们很难遇到日照金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 日照金山给我带来的不止是喜悦,而是无法抑制的亢奋。对于我的旅行经历来说,日照金山已由纸上谈兵的空白变成实实在在的印象,化为永生难忘的记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瓦灰山能与日照金山相遇,纯系巧遇,完全偶然,已属幸运,但更幸运的事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天还未亮,我们就离开了九龙城,去康定甲根坝。七点十分,车经过九龙与康定毗邻的鸡丑山。我站在山顶拍雪景,又是猛然间不经意的一瞥,发现前方即伍须海附近的一个雪峰戴上了灿烂的金冠,同伴们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:日照金山!又遇到了日照金山!须臾,金光迅速扩展到一溜雪峰顶,但很快就黯淡下去,呈现出明亮的白光,金顶变为银顶。

         此刻,我内心的亢奋,真难以言表。一个人一辈子,能碰上一次日照金山都非常难,而我竟然连续两次遇上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——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?运气再好也不是这么一个好法啊!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是真的,日照金山是真的,运气实在太好也是真的。亢奋过后,冷静思考,我宁可把两次与日照金山相遇解释为偶然,纯属偶然,除了偶然,还是偶然。既是偶然,人人都可能遇上。我只是碰巧遇上了,如果要感谢,我只能感谢造物主的恩赐。

        日照金山以它不可抗拒的魅力征服了我,在我心中留下了灿烂辉煌的印象。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瓦灰山遇日照金山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瓦灰山景色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瓦灰山景色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瓦灰山景色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瓦灰山景色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瓦灰山景色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
 
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鸡丑山遇日照金山
 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 
日照金山印象 - 背包族何博 - 背包族何博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123日于重庆
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