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背包族何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与山  

2015-04-07 09:59:19|  分类: 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 与 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小龙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

        天下之山,形形色色,面貌各异,性格殊别。它们的共在,并非相互否定、轻视、攀比,而是共同构成了山的世界的丰富。对于山,有的人厚此薄彼,有的舍近求远,有的重大轻小。其实,大凡是山,对人的生活影响因山而不同——或宜远眺,或宜近攀,或宜居住,或宜闲游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    比较平静的心态可以是:仰望所有值得仰望的高山,不必区别尊卑高下;向往所有值得向往的大山,无须计较亲疏远近。在山面前,人永远应该谦卑。

       比较聪明的做法或许是:无论什么山,宜赏则赏,宜登则登,宜居则居,一切因心情、身体、兴趣而定,随遇而安,随兴而游,随山而行。

       比较智慧的想法可能是:求远山,并不舍近峰:觅新景,却不拒旧地。无论远与近,还是新与旧,都是相对的。远与近在变,新与旧也在变,而人的眼光、心境还能不变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     最美的山,对我而言,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山——譬如黄山、华山,离我太远,攀登太难,匆匆去,匆匆看,又匆匆回,常常有遗憾。而对我而言,最好的山,不一定是最美的山——譬如重庆的歌乐山、南山,皆不高不低,不险不平,不远不近,宜赏宜居,随时可去,常去常新。

        得不到最好的山,但可以选择最好的山。而能够选择最好的,本身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

        一切对于形形色色的山的褒贬,必定与人自身有关,必定与人的生命有关。对山的褒扬,其实是对生命精神的颂歌,寄托着人的生命追求;对山的贬抑,总是暗含着对生命遭受摧残的悲哀,对生命的生存环境恶化的焦虑。君不见,喜林木葱郁,是生命正旺盛;爱花木含苞,乃生命在萌动;悲林败草衰,痛生命遭毁灭;哀水污天霾,叹人之将何往!

        山虽无情,却是生命的母体。人之生命与自然之生命,息息相通,心心相印,故引发了人对山的褒褒贬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        游山游多了,自然会产生五岳归来不看山的感慨。这是游山人的想法,角度是游山,注重的是山与山的比较,强调的是山与山的优劣对比。而对于爬山人来说,或许有自己的想法:无论什么山,只要是没有爬过的,都值得一爬。爬山人的角度是爬山,而不是游山,更注重人与山的关系——人在山中如何行动。所以,爬山的人,即使五岳归来,仍然会爬山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 人在生活中,会有许许多多愿望,能够实现的,极少极少。爬山,就是极少极少中最容易实现的愿望——只要有能力,只要愿意,马上就可以实现。因此,我常为自己有这个很好的同时又是很容易实现的愿望,感到自豪而自信。在不爬山的日子里,我盼望爬山,就像盼望过年。在过年的时候,我就去爬山,爬山就是过年。我常想,如果我天天去爬山,岂不是天天都过年,天天都过年,没有什么生活比这更好的了。

       如何爬好山,相当于如何过好日子。如何过好日子,可是大事。为此,我爬了许多山,走了许多路,说了许多关于山的话。山,仍在爬,故关于山的话,便絮絮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        山路,沿山脊蜿蜒伸展。爬山人,缘山路匍匐攀爬。以山脊为界,分为两个世界:左边林木莽莽,满目葱郁,如柔软起伏的波涛;右边高楼遍地,水泥矗立,如灰白生硬的怪物。我来自右边,因为我向往左边。爬完山,我又不得不从左边回到右边——左边仅是人游之地,右边才是人居之地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人的生活环境被生硬地划割为两个世界?人居之地何时能够成为可居可游之地?倘若不有效遏制城市的过度膨胀,那一道划分两个世界的山脊就不会消失。我相信一定是这样,但我不愿看到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       我将爬山称之为找感觉,不会错到哪里去。在枯草败叶上穿行,柔软而有弹性;在岩石上攀爬,稳重而有起伏;在平路硬地上疾走,生硬而僵滞。这是脚的感觉。在林子里左转右绕,东奔西突,虽说不清东西南北,但大致方向却不会错,这是眼的感觉。至于遭遇青山绿水,便喜气洋洋,心旷神怡,甚至振臂高呼,得意忘形,乃是心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感觉之于脚于眼于心,总是一体的,相互影响。倘脚感不好,便眼倦心烦;心烦,脚感眼感,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如果眼感极好,脚便不觉得累,心亦随之舒畅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感觉之不一样,大不了就是脚感眼感心感的不一样。而不同的路线、不同的时间、不同的状况,以及不同的山水,感觉都会不一样。有时,就是相同的路线、相同的状况、相同的山水,感觉也会有很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   不一样的感觉,重要吗?当然重要——感觉不一,意味着差异;有差异,丰富才有可能。饱含差异的丰富,不正是爬山的魅力吗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47日于重庆


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